《一言不合就開溜》[一言不合就開溜] - 第9章 基地沒了要流浪了

皮卡突突,心情好好。

一行人整裝待發,打道回基地。

經過一整天的行進,大家決定停車休整。

「小小,給姐來點水,這餅乾也太哽喉嚨了點。」

」小小,給哥也來點。再忍忍吧,回基地了就能吃豬肉了。」

「哈哈哈,對啊,這隻獵頭豬能改善下咱的伙食了,不是我說,我起碼有半個月沒吃到肉了,饞啊……」

「得了吧你,說的誰不饞一樣。沒看小小一路上眼睛都在豬身上嗎!可把孩子給饞壞了。哈哈哈……」

「嘿嘿,可是這獵頭豬看起來真的很好吃啊,我也好久沒吃到過肉了吶。」安小小挨個的把水壺灌滿,這才拿着自己的餅乾啃起來。聽到他們的打趣也只是笑着回了一句,自己確實是饞呀,這沒法反駁。

餅乾剛啃到一半,安小小突然被人飛起一腳踹了出去。

「啊……」一聲痛呼,安小小臉朝下趴在了地上,只覺得自己的鼻子生疼,一股熱流噴涌而出,流鼻血了。

「警戒。」方大彪站在安小小剛坐的地方,一條肉紅色的觸手在地上蠕動,四周不斷有觸手從地底衝出。

「安小小,跑。」方淮一把抄起安小小,提溜着飛到遠處的一個山包上,「呆在這裡,要是我們打不過它的話,你就往基地跑。聽話,我回去幫忙。」

安小小腦子還是懵的,鼻血一直在流,她獃獃的看着方淮飛了回去,看着肉紅色的觸手在空中亂舞,看着隊友不斷的攻擊閃躲,有人被纏住了,直接吐了血,有人被拍飛出去,再被觸手纏着拉回來。

安小小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隊友一個個被觸手纏繞,拖入地底。

最後只剩方淮,速度那麼快的方淮也被觸手纏住了,最後只留下了一句「跑……快跑……」

一道破空聲響起,安小小直接進了空間。

空間的大床上,鼓起的大包一陣一陣的抖動着,哭聲一直持續着。直到她哭累了,睡著了,又再次被驚醒,再次大哭。

也不知在空間里呆了多久,安小小閃身出了空間。

還是在山包上,前面遇襲的空地已經看不出之前的樣子了,沒有屍體,沒有血跡,皮卡還停在那兒,獵頭豬也不見了。

安小小不會開車,只能徒步返回基地。

她也不認識路,只知道大概的方向,她一直走一直走……

終於看到了基地的影子,基地的大門是開着的,沒有守衛。安小小把基地全都走了一遍,沒有人,物資都還在,沒有人,沒有人……

好像一個空城一般,寂靜,所有的人就像蒸發了一樣。

安小小白天就呆在基地大門口,等待着,抱有希望的等待着,夜晚就縮在自己的屋子裡,抱着被子哭泣。

就這樣等待了五天,沒有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基地成了空城。

她,好像又沒有家了啊!

安小小把自己屋子裡的東西都收進了空間,她要開始流浪了,要尋找真相,一個基地的人,不會就這麼平白無故的消失的。

一人高的草叢裡,窸窸窣窣的聲音不斷,安小小費力的從草里擠了出來。真的是很無語啊,自己的水系異能,拿這些草根本沒有辦法,只能靠硬擠了。

「嗷……」

安小小瞬間警惕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