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獸:開局一隻小麻雀》[御獸:開局一隻小麻雀] - 第4章 風千柔喚獸

「風族長今日紅光滿面,想必是對族內新一代弟子很有信心啊!」

一座高樓上,一個身穿紫袍的男人對着身旁的人說道。

紫袍男人名叫雷向龍,是雷無道的父親,也是當代雷家的家主。

「雷族長說笑了,今日雷族長怎麼有時間來我落日峰了?往常可是難請的很呢!」

風凌天問着旁邊的雷向龍。

這喚獸訂約雖然是年輕一代中的要事,但是還不值得他們這些老一輩人的關注。

雷向龍望向樓下的喚獸台,緩緩開口道:「我這不是很長時間沒見風族長了,特意前來問候一下。」

「對了,風千秋兄弟回來了沒有啊?」

風凌天回答道:「千秋還未歸來,不過想來也快了吧!」

一位身穿紅衣的婦人緩緩前行幾步:「千秋是我家火峰的結義兄弟,這麼多年沒見,火峰可是天天思念呢。」

風凌天呵呵的笑着稱是,只是他的眼神中帶着鄙夷。

你還好意思說結拜兄弟呢!

你倆家訂的婚約,你看看你閨女幹嘛呢!

你閨女自打來到風族,一面不見那風尋也就算了。

天天跟那雷無道膩在一起,這不是打你那結拜兄弟的臉嗎?

不過,這又不關我風凌天的事就對了。

身穿白衣的清冷婦人開口道:「火峰可是教的好孩子,未婚夫不見,倒是與那雷家小子攪在一起了。」

「真是有啥樣的娘,就有啥樣的閨女啊!」

紅衣婦人兩眼一瞪:「林清雪!你什麼意思?想找死嗎?」

林清雪笑道:「雨靈兒,就憑你也配!」

風凌天與雷向龍趕緊打圓場:「兩位,兩位,有什麼事你們私下解決,這麼多人看着着實不好。」

這兩位美婦讓他倆大男人也很無奈。

一個是火家的族長夫人,一個是冰家的族長夫人。

兩人一見面就跟水火不容一樣。

百分之百得掐架!

這也沒辦法,誰讓風千秋獨佔鰲頭,火峰自稱第二呢!

那風千秋第一也就罷了,你火峰憑啥?

我冰家冷幽冥比你火峰哪裡差了?

御獸師裏面,不鬥上一斗怎麼能決個高低呢!

兩位美婦各自冷哼一聲,誰也不服誰。

「好了,好了,兩位快看,喚獸訂約開始了。」

聽到風凌天的話,幾人全部有耐心的向下看去。

此時的喚獸台中間,浮現出一道由靈力構成的門。

門不算大,三米多高,兩米多寬。

在門的**部分,浮現出一個由靈氣構成的漩渦。

此時的風家弟子,正往喚獸台的下方,不要錢一般的往檯子周圍填充靈石。

隨着越來越多的靈石填入,喚獸台上各種符號也紛紛亮了起來。

門內的氣流漩渦。

也漸漸轉變顏色。

由起初的乳白色,逐漸化為黑色。

黑色越來越濃。

最終「啵!」一聲破碎聲。

門內浮現出一個黑色通道,通向何方無人知道。

風尋拉着風千落快步走到近前,看着台上深不見底的通道。

他的心裏莫名的有一絲難受。

風千落問道:「風尋哥哥,你身體不舒服嗎?怎麼看你的臉色有些不好。」

風尋搖了搖頭:「我沒事,就是感覺自己丟了一些什麼,很彆扭!」

風千落驚訝:「風尋哥哥,你丟什麼啦?告訴千落,千落幫你一起尋找。」

風尋揉了揉風千落的腦袋,眼中滿是寵溺。

在風族內,除了風千秋,恐怕就屬這小丫頭對他最親了。

他也搞不懂為什麼,這丫頭就喜歡纏着他。

一沒事了就跑來當他的跟屁蟲。

.

一位老者飛身來到喚獸台上的門戶前。

他右手晃了一下,一個人頭大小的水晶球便懸浮在他的身前。

老者開口道:「這水晶球便是門戶的鑰匙,喚獸之人只需將手掌放在上面,門內靈獸就可感知到你。」

「若是它們滿意你,便會飛出門戶與你簽訂契約。」

「下面,開始進行排隊,需要喚獸訂約的人站在左邊,看熱鬧的站在右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