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獸:開局一隻小麻雀》[御獸:開局一隻小麻雀] - 第6章 風尋的小麻雀

風尋拍了拍風千落的小腦袋。

邁步走上喚獸台。

他走到水晶球近前,並未着急喚獸。

而是先用手捯飭他那殺馬特的髮型。

今天他抱在鷹腿上飛來,狂風吹的他髮型根根豎立。

他弄了半天也沒弄下去!

.

「這就是那**共憤的傢伙啊!聽說就連坐騎都不讓他騎呢!」

「切!別說坐騎了,有一天我看見一隻狗見了他都吐他口水呢!」

「你那算啥,我可是見過一隻公雞追着他琢呢!」

「一個二世祖罷了!聽說他根本就吸收不了靈氣,沒靈氣怎麼喚獸?」

幾個風族的弟子圍在一起議論紛紛。

一旁的高樓上。

冷顏兒看到這個身影,嬌軀一震。

目光死死地盯着場上那個男人。

「是他!」

說完後,雙腿不自覺的夾緊了許多。

白紗遮擋的臉上也浮現許多紅暈。

「啪!」

一聲清脆的響聲!

「哎吆!你幹嘛啊!滾一邊去。」

冷顏兒用手揉着自己的翹臀,嘴裏罵著那討厭的妹妹,目光依然看着那男人。

冷妖妖嘲笑道:「你瞅瞅你這思春的樣子!你是沒見過男人嗎?等等…這五炸飛毛的傢伙不會就是……」

麒麟子!只要掛上這三個字的人,不說萬里挑一,那也得風度翩翩吧!

場上的男人,衣衫不整,頭髮凌亂不堪,怎麼也不會讓她認為這就是麒麟子吧!

冷顏兒眼裡冒着小星星解釋道:「什麼五炸飛毛!這明明是頭角崢嶸,多帥啊!」

完了!這姐姐沒救了。

不過想一想,冷妖妖也能理解。

畢竟她姐姐可是單相思了這男人八年。

八年的時間。

說短不短,說長也不長。

但那也是一個女孩,成長為少女的過程。

女孩遇難,男孩挺身而出。

為救女孩,男孩被砍了數百刀,卻依然屹立在女孩的前方。

那個男孩的身影,已經深深地刻在了女孩心裏。

冷顏兒痴痴的望着場中的男人。

此時她的心中,只有一句話。

擇一人終老!

遇一人白首!

冷顏兒雙手合十,感謝上天給了她運氣,她此生別無所求,只希望餘生能夠陪伴着他。

她剛想到這裡,就被冷妖妖的話潑了一盆冷水。

「姐姐!這風尋好像是火靈魅的未婚夫啊!」

「什麼(๑•̌.•̑๑)ˀ̣ˀ̣!」

……

.

另一處高樓上,雷無道與火靈魅並排而立。

火靈魅一身紅色長裙,秀髮高高盤起,俊俏的瓜子臉上五官精緻。

一旁的雷無道一身紫衣,身高約一米八的他挺拔而又不失帥氣。

兩人站在一起,怎麼看也是郎才女貌。

雷無道看着身邊佳人,溫柔的問道:「靈魅,這就是你的未婚夫嗎?造型好生怪異。」

火靈魅嫌棄的看了台上男人一眼:「這都是爹爹自作主張的意思,我從來沒有答應過,我的心意想必無道哥哥已然知道。」

說完後,火靈魅又朝着雷無道的身影靠近了幾分,眼神中暗送秋波。

雷無道背負雙手,漫不經心的問道:

「靈魅,我說的東西你帶來了嗎?此生我定不負你!」

聽着心上人的甜言蜜語,火靈魅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個木盒遞了過去:

「無道哥哥,三日後記得歸還與我,此物關係重大,爹爹發現了會打死我的。」

雷無道接過木盒,拍了拍火靈魅的肩膀:「放心吧!你的心意我已然了解,到時定會去你火家提親,我還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說完以後,雷無道轉身離去。

火靈魅痴痴的望着心上人,又轉頭看向場中,臉上浮現怒意。

「火沖沖!!都怪你讓無道哥哥才生氣離去的吧!等回去看我怎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