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東蘇菲》[趙東蘇菲] - 第22章 不識抬舉(2)

呢!」
說著,他滿臉嘲諷的看向趙東,「姓趙的,一個老子穿過的破鞋,也就你當個寶!別這麼看着我,要不要我教你幾招,怎麼討她歡心?」
蘇菲俏臉寒霜,怎麼都沒想到,魏東明竟然是這種卑鄙無恥的小人。
婚事不成,便反過來潑髒水?
噁心的感覺讓她無處發泄,偏偏又無從辯解。
正想出聲呵斥,忽然發現角落裡有人偷偷打開了手機,角度正對兩人。
再聽着魏東明嘴裏的污言穢語,她轉瞬就明白了怎麼回事。
匆忙之下根本來不及解釋,只來及一聲呵斥,「趙東,別衝動!」
話音剛落,魏東明的小腹重重挨了一拳。
他整張臉扭曲變形,寫滿了怨毒和報復!
魏媽媽愣在原地,變故發生的太突然,以至於她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
甚至來不及勸阻,魏東明就已經被丟沙包似得扔了出去。
他掙扎爬起,滿身塵土不說,模樣也狼狽不堪。
眼眶青腫,鼻血不斷,臉上的金絲眼鏡也扭曲變形。
魏媽媽跌跌撞撞的跑上前,捧著兒子的臉頰好一陣細看,「東明,怎麼樣,疼不疼?」
魏東明摸了摸下巴,笑的越發陰沉,「媽,沒事!」
魏媽媽慢慢起身,回過頭的時候,那張肥胖的臉頰滿是怨毒,跟魏東明如出一轍。
不過因為臉頰浮腫的緣故,看上去更加猙獰和恐怖。
她的語氣近乎瘋狂,「給我弄死他,出了事,我來扛着!」
受這股囂張氣焰波及,溫度也陡然下降!
蘇菲大步上前,悄然將趙東胳膊抓在了手裡,眼神也前所未有的堅定。
能聽見的只有呼吸聲,現場詭異到安靜。
沒人說話,魏家的保鏢站在原地,沒有一個人上前。
魏東明在別人的攙扶下,慢悠悠的走了過來。
魏媽媽急忙上前,「兒子,你就別在這了,我讓人送你去醫院!」
「你放心,蘇菲那個小賤人,還有那個姓趙的狗東西,這倆人誰也跑不了!」
見手下的人不聽招呼,她滿臉寒霜,近乎咆哮的問,「都聾了?還是你們也想造反?」
魏東明擺擺手,「媽,是我不讓他們動手的!」
魏媽媽沒想通,「東明,你什麼意思?蘇菲那個小賤人,跟人合夥把你傷成這樣,你難道還要護着她?」
魏東明眼神陰寒的盯着趙東,「不然呢?揍他一頓?太便宜他了,我要讓他生不如死!」
有手下走上前,將剛才拍到的畫面送到手裡。
魏東明冷笑,「給警察打電話,就說這裡有人敲詐勒索!」
蘇菲心煩意亂的走上前,「魏東明,這是咱們之間的事,有本事你衝著我來!」
剛才看見有人錄像,她就心知不好,沒想到果然正中下懷!
魏媽媽搶先呵斥,「蘇菲你個小賤人,你以為我會放過你?告訴你,蘇家的人有一個算一個,都得給我血債血償,誰也跑不掉!」
蘇浩躲在一邊,看形勢的發展,已經顧不上去醫院接上脫臼的胳膊。
他忍着疼痛,滿臉討好的說道:「魏伯母,這事跟蘇家沒關係,你看,我這不是也被趙東給打了!」
魏媽媽毫不領情,「我跟你說不着,讓你們蘇家能做主的人,親自來跟我解釋!」
「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今天這事要是沒個交代,你們就等着吃官司吧!」
蘇浩聽的膽戰心驚,指名道姓的呵斥,「蘇菲,你自己作死也就算了,還要把我,把咱們蘇家給牽連進去么?還不快去跟魏伯母道歉!」
魏媽媽巴不得他們蘇家狗咬狗,滿臉心疼的看向兒子,「一群廢物,還傻愣着幹嘛?還不趕緊給少爺處理一下傷口,都是飯桶,這點小事還要我來提醒!」
魏東明擺手,「不用,一會正好給警察看看,光天化日毆打天州的合法納稅公民,這就是證據!」
說著,陰測測的目光落向趙東。
蘇菲滿臉不恥,「魏東明,你別忘了,是你血口噴人在先,這件事不能全怪趙東!」
魏東明一臉無賴相,「想不認?那可不行,我身上的傷是證據,手機里的視頻是證據,在場的人也是證據!」
蘇菲攥緊拳頭,「那我也可以給趙東作證!」
魏東明彷彿被人觸動傷疤,臉色逐漸陰沉,「蘇菲,你真的要為了一個外人,跟我作對?」
說著,他深吸一口氣,「現在,只要你願意跟我母親認錯,願意回到我的懷裡,我可以跟你保證,整個魏家,沒有人敢難為你!」
「你們蘇家的麻煩,我也責無旁貸!」
蘇浩狂喜,急忙在一旁催促,「堂姐,你還愣着幹嘛?東明哥大度,不計較你的任性胡鬧,還不趕緊道歉?」
蘇菲理都不理他,目光堅定的回復,「跟你作對?」
「魏東明,你剛才為了激怒趙東,往我身上潑髒水的時候,有考慮過我的感受么?」
「現在你說我幫着外人?」
「不好意思,我跟趙東已經領了結婚證,他是我老公,你才是外人!」
魏東明被這句話刺痛神經,瘋了似得踹倒一旁的垃圾桶。
然後指着蘇菲的鼻子一陣叫罵,「賤女人,賤女人,賤女人!」
「我母親說的沒錯,你他媽就是一個賤女人!」
「我魏東明有哪點比不上趙東?你放着好端端的魏家少奶奶不做,非要自甘墮落,去委身一個小保安?」
「枉我對你一往情深,不識抬舉的賤女人,婊子!」
魏東明越說越氣,眼睛的餘光卻發現趙東的身形在迅速靠近。
等他反應過來,指着蘇菲的食指已經被趙東握在手裡。
咔嚓!
食指應聲折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