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後,全網都阻止玄學大佬下班》[直播後,全網都阻止玄學大佬下班] - 第7章 幼年阿厭

「妄爺。」陸慎行鬆了口氣。

「呵。」

秦妄看着她矮小的背影,一言不發。

老祭壇位於一個院子里,木門老朽破敗,幾乎沒有抵擋的作用。

商槿站定,人數不對,裏面會怎麼只有兩個人。

她身後傳來陸慎行的疑惑:「剛才不是這樣的啊。」

他與秦妄腳程快,兩人先一步到了老祭壇,村民密密麻麻地站在院子里,手裡拿着刀劍。

方才陸謹言給他發消息說商槿來了,瞬間想到商槿身上的鏡頭。

如果這一幕流出去估計得出大事,才轉回攔下她。

沉思一會,她輕盈如貓越上牆壁,老祭壇的情況一覽無遺。

像打破了什麼界壁,裏面的聲音也清晰無比。

「啪——」鞭子抽打的破風聲響起,緊接着是老人的呵斥:「阿厭,你要記得是誰給了你一條命!」

孩子衣衫破爛,滿是傷痕的跪在不知多久沒啟用的祭壇上,身後老人身材健壯,手持長鞭。

「今日我教你的巫術,可學會了?」他問一句,就是一鞭子。

孩子低頭順從,嗓音細細的:「學會了。」

誰知老人更怒:「學會了不會再來請教我,就知道玩!活該是個短命鬼!」

接下來就是一下又一下鞭子揮舞的聲音。

「這什麼情況?」陸慎行兩眼茫然。

商槿解釋:「我們觸發了時間節點,亦或是周巫故意的,現在應該是她的過去。」

老人身上的服飾和現在周巫的一模一樣。

「那孩子應該就是周巫,她在展示她的過去。」

陸慎行瞭然:「她想讓我們諒解她?」

「她在尋求我們的認同。」嗓音低醇悅耳,與他陰氣森森的外表截然不同,商槿還以為他聲音應該是尖細的。

她跟着點頭:「周巫想讓我們知道,她現在的一切行為都是有原因的。」

「呵。」

他們像電影院的觀眾,眼前的場景變換。

一間破敗的屋子,只有渾身是傷的孩子,自己咀嚼草藥敷傷。

「阿厭!出來玩!」屋外傳來小孩的喊聲,同時還有嘻嘻哈哈的聲音。

阿厭低頭,一滴淚落到傷口上痛得她呲牙咧嘴:「不、不了。」

「都給你說了阿厭不出來玩。」

「阿爹說阿厭可是下一任周巫,她和我們不一樣,要努力修行的。」

「啊,太慘了吧。」

孩童的聲音消失,沒一會老人走了進來,手攏在寬袖內,笑得眉目慈和。

「阿厭做的不錯,就是要這樣拒絕他們。」老人隨性地坐在矮腳凳上:「巫是最偉大的,偌大的白頭村只有你最通巫性,這何嘗不是神給你這個短命鬼的賞賜。」

阿厭沒有回應。

老人咧嘴一笑,雙手輕抬,乾瘦的手指捏着兩個草質娃娃,背後貼了黃紙,如血硃砂畫著繁複的符號。

「巫蠱娃娃?」陸慎行啞然:「還真有啊?我還以為巫都是騙人的。」

商槿輕瞥了他一眼,覺得他有些缺心眼。

「我活不久了。」老人把較小的娃娃放到她手中,笑得慈眉善目:「所以得向你身上拿點壽命。」

商槿攔住想要動手的陸慎行,「這已經是過去的事情,是沒辦法改變的。」

阿厭死死地捏住娃娃,顫抖地說:「我死了怎麼辦,我不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