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渣男的江山和皇叔我都要了》[重生後渣男的江山和皇叔我都要了] - 第10章 熟悉的開場白

「桑陌,這裡。」一陣銀鈴般的聲音響起,楚桑陌等人一看,原來是護軍參領包統的女兒包文文。

「文文,你來這麼早。」

包文文看到楚桑陌,本來笑的挺開心的,一轉眼看到楚惜月,頓時臉色沉了下來。

「有些人,不學無術,詩詞歌賦一竅不通,來這詩詞大會,不嫌丟臉嗎?」

也難怪,包文文為了昨天的儲府宴席,準備歌舞準備了快一個月,還沒來得及表演,就被楚惜月攪和了。

又一個楚桑陌的小姐妹,楚惜月懶得理她,就當王八念經了。

楚桑陌咬着嘴唇,似是哀愁,「文文你不要再說了,大姐姐,她也不是故意不學的。」

楚惜月不想看她們假情假意,直接鬆開楚晚蘇的手就往前走。

「大姐姐。」

一個看不住,大姐姐又跑了。

真是無語!

楚晚蘇有心去追楚惜月,可惜剛好有一個學子過來她旁邊便拜。

「四小姐,不知今日可有做什麼新詩啊?」

就這麼一句話的功夫,楚晚蘇再抬眼,楚惜月早不知跑哪去了。

湖興詩社真的大,楚惜月不愛湊熱鬧,本是往人少的地方走,豈料越走越偏,不知走哪去了。

「楚大小姐,撞了人也不道歉,這不合禮數吧?」

楚惜月肩膀被敲了一下,回頭一看,誰啊?不認識。

來人一身白色長袍,手拿摺扇,笑意涔涔,翩翩公子的模樣。

楚惜月想了想,好像是有那麼一回事,因此正色行禮道:「不好意思,實在抱歉,剛才人太多了,衝撞了公子。」

「無妨無妨。」

那人依舊笑着,一把摺扇在手上扇啊扇的。

楚惜月看了一會,那人也沒有要走的意思。

實在忍不住,楚惜月問道:「有那麼熱嗎?」

「什麼?」

抱歉,實在是從來沒人這麼問過啊。

「我說,你很熱嗎?」

那人爽朗一笑,「當然不熱,還有些冷。」

「這不是為了維持風度嗎,哈哈。」

這人有毛病吧!

楚惜月懷疑地看了他幾眼,轉身就想走。

「楚大小姐,來都來了,幹嘛着急走啊?」

「萍水相逢,還有什麼事?」

「認識了就不是萍水了。」

那人正了下衣冠。

「在下宋解語。」

楚惜月疑惑地看了看他,這麼自信自豪的樣子,可惜,不認識。

楚惜月微微點頭算知道了。

等到楚惜月都走遠了,宋解語還停在原地自言自語。

「這女子當真有意思。」

「宋兄,你怎麼還在這裡,快點,詩詞大會要開始了。」

有一學子慌慌張張地過來,見到宋解語立馬眼睛亮了。

「好,同去。」

詩詞大會分為四個部分,一為詩。五言,七言都可。

二為詞。無論什麼派別,悲春傷秋可,家國天下亦可。

三為歌。口語歌謠類,一般會請一些唱作大家寫譜。

四為賦。類似於對仗工整的散文。

楚惜月順着湖興詩社繞了好幾圈,終於繞到了會場。

她來的也算時候,詩詞大會才剛剛開始。

首先,是一些遊戲類的對仗句,詩社出上句,參賽者對下句,十人一組,對的快又好者為先。

再就是指物為詩,在場的或柳或月,或桌或椅,皆可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