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渣男的江山和皇叔我都要了》[重生後渣男的江山和皇叔我都要了] - 第1章 前世——不得好死(2)

么侮辱一個女子,即便他從沒有喜歡過她。

楚桑陌目送他離開。

轉身坐到墨洛卿剛才坐的地方。

「把下巴裝上吧。我還要跟我的姐姐好好的敘敘舊呢!」

楚桑陌吹着自己剛做的指甲,像在吩咐平常瑣事一般。

「楚桑陌,你不得好死!」楚惜月立馬罵了出來。

「哦,大聲一點。」

馬上就有隨從拿出銀針扎向楚惜月的嘴巴。

密密麻麻地痛,無處可躲,不一會,楚惜月的嘴唇就鮮血淋漓了,牙齒都在哆嗦。

「我想想啊,你本來是一個庶女,對嗎?」

這一刻的楚桑陌好高貴啊,她好像不是在施酷刑,她好像在賞新開的荷花呢。

「哦,對,沈姨娘。真是可惜了,長得好看的很呢!就因為她是你的母親,就淹死在井裡了呢!」

是,沈姨娘,楚惜月的生母。

「翠翠是吧?看我這記性。怎麼死的來着?哦,替你受了五十大板呢!嘖嘖嘖,整個筋骨都打碎了,那血啊流了得有二里地,死的時候都成一灘爛泥了。」

翠翠,楚惜月的婢女,情同姐妹。

「小南?你的弟弟,哎,你說那個孩子怎麼那麼不聽話呢?讓他給你拿糯米糕,就是不肯呢!結果怎麼著?被打斷了腿扔進惡狼谷了。」

小南,她異母的弟弟,小她八歲,宛若親生!

「還有誰啊?哦,景程景大將軍,喜歡誰不好啊,偏偏喜歡你。你不知道吧,他被皇上剝了琵琶骨,一刀一刀給凌遲的哦。」

景程……

楚惜月目眥盡裂,銀牙咬碎,只覺喉嚨一股腥甜,一張嘴,一口血噴了出來。

「知道這些人都怎麼死的嗎?哈哈哈,你永遠也猜不到吧,是我,都是我殺的!哈哈哈。」楚桑陌眼神里有毀天滅地地瘋狂。

「哎,你說說,對你好的人,哪個有善終呀?難怪父親不喜歡你,老太太也厭惡你!」她忽而又溫柔地說出殘忍地話。

楚惜月生生把口中得血吞下,忍着嘴唇的劇痛,即便一開口就鮮血淋漓。

「楚桑陌,我可曾害過你?」

「倒是沒有的。」楚桑陌微笑着,很是客觀地搖頭。

「你對我有什麼深仇大恨?」

楚桑陌走的離她近了些,「可是,討厭一個人需要理由嗎?」她的故作天真令人噁心!

楚惜月卻很清楚,一定有理由,可惜這個原因她可能到死也不會知道了。

因為楚桑陌已經命人取了火炭,她親手拿了火鉗夾了一塊燒紅炭,就放到楚惜月的臉上。

「啊!」焦糊的味道,還有極致的疼痛!

「嘖嘖嘖,真可惜,這麼好看的臉。知道你現在像什麼嗎?泥里蹦躂的癩蛤蟆!」

一字一句,聲聲催進楚惜月的心臟!

她已經分不清全身到底哪裡痛了!

因為楚桑陌瘋了!

她毀了楚惜月的臉,還命人砍斷楚惜月的四肢,還要罐下鶴頂紅,她要讓楚惜月受盡折磨而死!

楚惜月清晰地感受到身體的疼痛,還有胃裡翻江倒海的灼痛感,她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只有滿眼的恨意直直地射向楚桑陌。

「把這雙眼珠子給我挖了!」

楚桑陌眼睛裏的瘋狂藏都藏不住,帶着恨意地笑!

唔!

下巴被人狠狠箍住!

忽然放大的刀尖,還沒來得及閉眼……

瞬間被截斷地江流!

啊!

痛!

極致黑暗!

還有淌在臉上渾濁地血,順着燒焦的皮膚!

令人作嘔!

如果還有來世,楚桑陌!

我第一個殺你!

我一定殺你!

今日我所承受的痛苦,必然,

百!倍!奉!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