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渣男的江山和皇叔我都要了》[重生後渣男的江山和皇叔我都要了] - 第5 章 四皇子

楚惜月拖着沉重的身軀從馬車上下來,她還是不能從前世的噩夢中醒來。

那些為了她而死的人……

她狠狠閉了眼,再睜開,眼神一派清明。

隨着眾人進入儲府,要去拜見儲老夫人。

儲老夫人長了一張菩薩臉,脖子上串了一百零八顆佛珠,一笑起來慈眉善目。

「桑陌,快到外婆這來。」

看得出來,她們感情很深,楚桑陌俯在老夫人的膝頭,兩個人說著話。

「哪個是楚惜月?」

忽然老夫人威嚴地聲音傳來,楚惜月起身上前,「回老夫人,是我。」

「沒大沒小,見到長輩也不知道行禮!」

這是哪裡話?剛才明明幾個姐妹都一塊行禮了。

行吧。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問老夫人安。」

楚惜月規矩地行了禮,跪在地上磕了三個頭,老夫人臉色才稍稍好轉。

「起來吧。」說著給旁邊人抬了下手,立馬就有老嬤嬤過來把楚惜月扶起來。

另一老嬤嬤上前,手捧一個小盒子,打開,裏面一支上好的珠釵。

「這是見面禮,拿着吧。」

老夫人說完,不待楚惜月答話,立馬轉頭跟兒媳婦吩咐什麼。

好吧,長者賜,不敢辭。

楚惜月只好收下。

沒多大會,院子里的人漸漸多了起來。

少男少女們,三三兩兩。

楚惜月只覺如夢似幻,誰能想到,幾天前的她還在前世呢?

誰又知道,她是死過一次的人?

——

「三皇兄,你在看什麼?」

五皇子跟老三關係好,看他正目不轉睛地盯着一個什麼人,便開口問。

這一問不要緊,身邊的幾個皇子,全順着三皇子的眼光望過去。

也沒什麼人啊,一個長相算不得出眾的女子。

此刻那女子,手捏一盞茶,面無表情,似乎是這喧鬧場所的一片凈地,與眾人格格不入。

「老三,你莫不是喜歡這樣的女子?」

太子喝着茶笑道。

「皇兄取笑我了。」

三皇子收回視線,勾唇笑了笑。

也沒什麼,只覺得有些莫名的熟悉罷了。

「那個,好像是丞相府新回來的大小姐。」

四皇子平日里無所事事,就愛打聽這些八卦。

「據說是個天煞孤星,克父克母,從小就被送到莊子去了。」

「太可憐了,太可憐了,難怪那麼瘦。哎呀,那腰也太細了,一捏就斷。」

聽到這話,三皇子不禁看了看自己的手,大概使多大的勁,能把那女子腰捏斷?

意識到自己的想法,三皇子覺得自己真是瘋了,怎麼會對一個初次見面的人,這麼有破壞欲!

四皇子是個悲天憫人的,心裏想着,就跑到楚惜月旁邊。

「你是丞相府那個新回來的女兒嗎?」

楚惜月一抬頭,四皇子?

看着楚惜月遲鈍的模樣,四皇子更痛心了!

害!明明是丞相府大小姐啊!現在跟個傻子似的!

這些無知的人!

一個小嬰兒怎麼會克父克母又孤星的!

無知!無知!

「惜月妹妹是嗎?哎呀,太瘦了,太瘦了!」

四皇子繞着圈地看楚惜月,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