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渣男的江山和皇叔我都要了》[重生後渣男的江山和皇叔我都要了] - 第7 章 被調戲了?

楚惜月這時才露出笑容。

「徒兒感謝師傅。」

轉身,雙膝跪地,規矩地叩了三個頭。

葯聖微微點頭,起步就走,彷彿怕自己再多留一刻鐘,真的就要回收剛才的話了。

這輩子,葯聖還真沒收過什麼徒弟,沒想到,被一個老太婆,一個小女娃給拿住了!

真是一山還有一山高啊!

——

楚惜月看看日頭,離她出儲府大概一個時辰左右,宴席應該還沒有散。

今日是大夫人帶着出府,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才剛從後門翻進去,正巧遇到一個身着粉衣的公子,滿身脂粉味,一臉腎虧的模樣。

「這位小姐請留步。」

楚惜月本不想停下,卻被人伸手擋住去路。

無聊!

楚惜月在心裏暗暗道。

「小姐生的花容月貌,我見猶憐。不知是哪家的姑娘啊?」

來人拿扇子挑起楚惜月的下巴,卻看到楚惜月眼睛裏明顯的怒氣。

「哎呀呀,怎麼還生氣了啊?」

那公子是個厚臉皮的,並兩個隨從一起哈哈的笑。

「這就叫粉面含春威不露啊,美啊,美!美絕了!」

楚惜月一伸手打開他的摺扇,「別這麼無聊行嗎?」

說完就想走,卻又被攔住去路。

「怎麼,打完人就想跑,那得問問我楚二爺同不同意!」

「要麼,你就親哥哥一口,哥哥就放你走,如何?」

說著,還把那油頭粉面的臉往楚惜月嘴巴上湊。

「好,不是要知道我是誰嗎?你過來,我告訴你我是誰!」

楚惜月在他耳邊輕輕說了幾個字,那楚二爺嚇一跳,如見了鬼一般,催促着隨從快走快走。

楚惜月微眯着眼,嗤笑一聲,敢調戲我?

楚二爺,你這膽子不是一般的大!

儲府中,大夫人正坐着跟一些貴婦人喝茶閑聊。

「丞相夫人,聽聞你家大女兒前些日子回府了?」

大夫人笑着算是回應。

貴婦人們平日無事,最愛這些八卦。

「回府?怎麼說?之前都住在外頭?」

「哎呀,聽聞是這個女兒可不簡單呢,剛出生道士就說了刑父克母,丞相夫人,你可得多小心啊。」

大夫人笑容有些掛不住了,但依舊喝着茶道:「這些話怎可信。」

「哪有那麼神,一個小娃娃翻了天去,又能怎樣?」

大夫人娘家嫂子過來打圓場。

「對了,惜月哪去了?怎麼半天都沒有見到她?」

大夫人眼皮一跳,往遠處一看,楚家幾個姐妹都老老實實地待着,唯獨不見了楚惜月。

這孩子怎麼這麼不老實,去哪裡了這是!

才這麼想着,就見楚惜月一閃就到了楚晚蘇旁邊。

「大姐姐。」楚晚蘇正擔憂不知要不要告訴母親,這下一看到楚惜月出現,頓時開心起來。

「大姐姐,你去哪了?沒事吧?」

楚惜月搖搖頭,往前一指,前頭獻藝要開始了,果然楚晚蘇的注意力被吸引過去。

這些名門淑女公子的聚會最為無聊,無外乎就是彈彈琴,寫寫字,念念詩。

前世,也參加過幾次這樣的宴會,沒點新意。

楚惜月找了個最靠邊的位置,裝作很在乎的樣子,往台上瞅去。

那裡,衛國公的孫女程又又正在彈琴。

看的出來,程又又的技藝非常高超,聽的人如痴如醉。

一曲終了,眾人還回味在琴聲中無可自拔。

直到第二位大理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