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肥妻不負韶華》[重生七零,肥妻不負韶華] - 第10章 人的善意

窗外的天邊還籠罩着一層薄薄的暮色,田玉意聽到了門崗廣播響起的起床號角聲,還有早起的小鳥嘰嘰喳喳,在梧桐樹梢間追逐打鬧。

在太陽出來前,泥土濕潤的腥味透過朝露飄進窗內,別有一番鄉趣滋味在心頭,可惜就是這屋子太過鋼筋水泥,沒有半點裝飾,少了些情趣。

想起昨天吵到最後場面有些難堪,即使運動出了一身汗,今天通體舒暢,但田玉意還是選擇繼續躺着裝死,等到外面沒有那個男人動靜了再出去。

沒聽到開門關門的聲音響起,卻半點腳步聲都沒了,又側着耳朵聽了十分鐘,確定確實沒人。要不是早上安靜得針落可聞,而且這是三樓,田玉意甚至懷疑他是不是跳窗了。

踢了鞋子,走到洗漱台,田玉意看着這豬毛做的木柄土牙刷有些苦瓜臉,毛有很硬,昨天刷牙已經把她的嘴扎出了血。

拿着牙刷在手裡把玩了一番,這是七十年代,有不少進口貨,國營商場也是挺多質量好的。渾水摸魚,問題不大,小店裡買一個應該沒問題吧?

她掏出手機,按了按,一把軟毛刷子就出現在眼前,笑眼彎彎,田玉意滿意地咧了咧嘴。

拿起旁邊裝在小罐子里的牙膏粉,蘸了就放嘴裏,涼涼的,獨屬這個時代的味道。

吐出泡沫,看見另一個搪瓷杯里躺着一個已經呲了毛的牙刷,田玉意撇撇嘴,自己要不大發慈悲給他整一個?

早上的大院靜悄悄的,除了鐵絲網裏面時不時傳來訓練吹響的哨子聲,連個人影也沒有。

原路折返上山,田玉意看到清瘦的少年已經背着背簍,坐在樹下的石頭上等她。趁他沒注意,田玉意趕緊往草叢裡一閃,把洛陽鏟放了出來,然後再裝作無事發生地走了過去。

少年見是她,立馬站了起來,跟她說,「姐姐,你來了。我現在就帶你去有果子的地方,但是我不能久待,要馬上走了。」

「啊,為什麼?」這時田玉意留意到少年面帶愁容,小小年紀眉頭就能夾死蒼蠅。

「我娘生病了,得早點回去照顧她。」

田玉意心下瞭然,如果不是很嚴重,一般人家,父母定然不會放下工作,還讓子女照顧。靠天吃飯,靠人幹活,一天不運轉,嘴巴就得挨餓。

看着眼前小少年,田玉意想起了李院長,如果沒有她,她們一群孩子就不可能活着好好長大,更不可能有書讀。

動了惻隱之心,田玉意也不拖拉,直接說:「如果你不介意,我去你家看看你娘?我或許能幫忙。」

「你是醫生嗎?!」李慶安眼睛亮了一瞬。

「……不是。」

少年人也許是年紀太小沒有防備之心,又或者實在沒有辦法了,死馬當活馬醫。看着她願意幫忙,就給田玉意帶路了。

走到山腳下,田玉意腿都有點發顫,足足兩個小時的山路,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堅持走這麼遠的路過來的。怪不得周政說,這邊村子稀落,極少人煙。

看到生人進村,村民都有些防備,一雙雙眼睛像燈籠一樣盯着她,這年頭治安並不太好,過村小偷小摸的流民不少。

「大伯母,這是我朋友,來看我娘。」李慶安見狀主動上前給大家解釋。

「朋友?你小子書都沒讀了,還有朋友?哈哈哈哈哈哈,誰信啊!」一個肥實的小子捧着肚子狂笑,彷彿聽到了什麼地獄級笑話。

「多嘴個啥啊,趕緊上學去了,再敢逃課我打斷你的腿!」那個被李慶安稱作大伯母的女人操起一旁的衣架,虛空地佯裝給胖墩來了一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