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肥妻不負韶華》[重生七零,肥妻不負韶華] - 第2章 舅舅的用意

甭管田玉意內心如何狂風暴雨,怎麼撓頭搔耳都想不明白自己的身體到底是不是穿梭過程中出了岔子,還是根本就不是自己的。

這頭原身的舅舅已經在距離她三米的地方提着兩個黃色的油紙包回來了,看着他兩條褲管隨着走路的動作一甩一甩的,大步流星。

田玉意心裏緊張地七上八下,比起他甩得飛起的褲管,有過之而不無不及。

在前世,田玉意不過是個沒有什麼社會閱歷的在校大學生,頂多打過幾天工。畢竟不是他真外甥女,心慌得很,害怕一張嘴就露餡了,更何況,舅舅看着並不是個憨傻好騙的。

田玉意刻意低着頭,看着磨出毛邊的黑色褲腳在自己的面前停了下來,「吃吧,火車在中轉站臨時休息,還有十分鐘後就要繼續上路了,在車上記得把衣服換一下,」聽着原身的舅舅頓了頓,繼續說,「他是個不錯的,你不要害怕。」

不用說,「他」指的肯定是原身要嫁的人了。

看着遞過來的兩個包子,外面流着橘色湯汁,用料足,看着有些好吃。

二狗和舅舅在一旁聊了幾句,過了會兒,就把火車票塞進田玉意手裡,讓她收好。

看着票面信息,田玉意得知現在是78年,自己跟原身同名同姓,也是20歲。

微微有些出神,一個白麵包子對於普通人家,在七十年代是個稀罕物,尤其是在農村,原身的舅舅對原身挺不錯的。從這個角度想,這樁婚事,或許並不像她想像的那樣糟糕,原身母親這邊這樣努力撮合,說不定還是自己「高攀」了?

想到這,倒是安心了不少,至少過去了,面對的不會是個有大問題的男方家庭,她不必像原身那樣連夜扛着火車跑路。

畢竟,七十年代沒有介紹信,視為流民,人生路不熟的,身無分文,吃喝拉撒住都是個大問題。自己又能到哪呢,不如將計就計,在那個素未謀面的對象家裡住上一段時間。想通狀況,田玉意終於鬆了口氣。

抓着兩個熱騰騰的包子,田玉意看着眼前的舅舅張了張嘴,卻沒有發出聲音,正考慮要不要開口問,就聽他說,「到了那邊,多給你媽寫信。」末了,再添一句,「實在過不下去,你就回家。」

田玉意驚訝地扭頭去看他,也不像想像中那麼固執嘛,還沒來得及說話,「誒……」,只見他轉過身子,匆匆地就走了,衣擺彷彿還帶起一陣早秋的涼風。

二狗見狀,舉着手裡的包子,趕緊把嘴裏的咽了咽,也急急忙忙地交代,「小田,你要是被欺負了,就寫信回去,不用怕,我過來幫你揍人!你記着啊!」卻也不作多逗留,邁着步子追着舅舅的背影離開了。

這哪跟哪啊,田玉意皺着眉,有些摸不着頭腦,怎麼突然就孤身一人了?既然把她押着上了火車,一路來到了這裡,原身都着急得跳河了,這會子還有幾個站就要到目的縣城了,怎麼倒是又不着急了,放虎歸山?

「卟卟~」

火車即將到站的喇叭聲響了起來,她也管不了這麼多了。

時間緊,來不及思考,與其回去村子裏被大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