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肥妻不負韶華》[重生七零,肥妻不負韶華] - 第2章 舅舅的用意(2)

發現她性情大變,什麼也不記得,綁起來捉去醫院治療,不如去沒見過面的丈夫身邊待着安全。

三口作兩口地把包子丟嘴裏咽完,看了看車票上面的信息,往相應的月台跑去候車了。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跳上火車後的一分鐘內,舅舅跟二狗也跳了進車廂……

田玉意拖着沉沉的藍紅相間蛇皮袋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後伸手摸了摸放在自己腳邊的袋子。

坐在田玉意對面的是一對年輕的母女,堪堪能從扎着的小辮子看得出是個小女孩,咿咿呀呀地靠在母親懷裡,一句一句地模仿,學着說話。

面前一聲聲清脆的牙牙學語,還有腳邊那個藍紅色的行李包,讓她回想起了小時候。

這個款式可是上世紀最「時尚」的款,小時候,孤兒院的李院長也有一個,當時被同院的小朋友欺負狠了,她痛了哭個不停。李院長說,這個袋子只給乖巧的小朋友,於是獎勵她這個袋子,鼓勵其他小朋友不要打架,好長一段時間,她都是小朋友羨慕的對象……

周遭即是人聲嘈雜,這時田玉意也覺出些溫馨,寧靜的感覺來。此時一個人,安靜地坐在座位上,放下了手頭的所有事情,田玉意回想今天發生的一切,覺得魔幻極了。

看向窗外,綠皮火車晃蕩晃蕩跑在山埂上,一座座青綠的山丘像畫框里的背景板一樣閃過,夕陽射出的金光從山丘與山丘之間的夾縫裡漏出來,暖暖的,像小時候放的電影里場景一樣。

她突然笑了。想起前年自己第一次坐火車,以為會跟電視里一樣。哪成想,體驗感跟地鐵好不了多少,哪有什麼旖旎的自然風光,更沒有像文藝片一樣與陌生人邂逅的浪漫奇遇。

沒想到,卻在這個異世界,實現了她曾經的幻想,至少是其中的一個。

穿過窗子吹進來的風撩動她耳邊的碎發,她想,就這樣一直吹着山風,也許也不錯。

不知道火車的軸輪轉過幾圈,最終在天色還將將明亮的時候,停了下來。

田玉意跟着人流拖着行李下了火車,車站裡人擠人的,她歪歪扭扭地拖着包擠在裏面。就像夾在三文治里的培根,哦,她現在的體型也許是雞蛋,她搖了搖頭自嘲道。

剛走出密密麻麻的人群,抬頭看去,一件寫着大大「武」字的黑色短袖在街上卻尤為顯眼,頭頂還頂着「田玉意」三個毛筆大字牌子,她想,這大概就是來接自己的人了……

同時,田玉意她舅和二狗這時候也從車站的廣告牌背後走了出來,眼睛盯着遠處的田玉意往一個穿着練功服的男人方向走去。

看着男的接過她手裡的包裹,倆人抬腳上了車,關了門,直到汽車的尾氣也消失不見,才回過神來。

二狗開口道:「這下看來,小田是真的不會再跑了,前頭路上看她還不願意的,要是她真不想去,路上咱也能把她接回家。免得她到時候跑外面去了,不敢回家反倒危險。看來遭過一輪水,反而像是想明白了。」

她舅拍了拍袖子不存在的灰塵,應道,「嗯,走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