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肥妻不負韶華》[重生七零,肥妻不負韶華] - 第3章 丈夫竟是少女春閨夢裡人

「嫂子,我叫李長治,你可以叫我小李,是周政周師兄讓我來接你的。」

說完急忙伸手接過田玉意手裡的行李包,放在了后座的座位上。

田玉意看着眼前這個說完還撓了撓頭的小年輕,天然有些好感。看着他年紀不大,身形還保留着少年的清瘦,眉眼間清澈,圓圓的臉是青澀的嬰兒肥。

來到陌生世界有人對她釋放善意,她當然很高興。於是,田玉意也彎了彎眼睛,回了一個笑。

「你好,我就是田玉意,謝謝!」

一路無話,不是田玉意社恐,而是車身沾着泥土的軍綠色吉普在山間的小路上奔馳,顛得田玉意不可謂不難受。

前世何嘗走過這樣的山路,別說水泥瀝青,鋼筋混凝土,這山裡就是「九曲十八彎」,坑坑窪窪的砂石泥土,車輪滾過的後方全是一片煙塵迷霧。

田玉意一時閉口不及,甚至還吃上了幾口「麵糊糊」,幸而在夜幕降臨前來到了郊外大院,將近一小時的路程,倒也不至於叫田玉意哭出聲來。

「嫂子,到了!前面大院門口就停車,待會兒去門崗處做個登記,以後就可以隨意出入了。」

田玉意下了車,小李拎着包裹就往大院裡頭走,門口的安保攔下了他們。做完信息登記,周政家屬關係一項上,寫好妻子兩個字時,莫名的,田玉意感覺門口的這個長相嚴肅,原本目不斜視的門衛視線開始時不時地掃過她。

不脛而走,很快,遠處榕樹下,幾個跟小李同樣裝束的「武字人」看到李長治領着人往裡走,也狀似無意地小步踱了過來,除了幾個探頭探腦的張望出賣了他們豐富的內心戲。

「那是小李,剛兒我都聽見了,她是周政的對象!」

「想不到那小子喜歡這樣的。」

「別擠別擠,你踩我腳了。」

「噓!別吵,要被發現了。」

「咱快回去吧,被師兄知道了那可就完蛋了!」

聲音不大,但完美地鑽進了她的耳朵,田玉意心裏無奈地笑了笑,看來這「周師兄」在這院子里是個「風雲人物」啊。

感受到了明星在舞台中心被聚光燈照射的感覺,但,這肯定不是因為她出色而受到的矚目。

李長治見狀,恨不能捂住臉和耳朵當不存在,這群丟人的。臉部抽筋似的好一陣亂眨,那群人才四散開了去。

「嫂子你別介意啊,他們就是好奇。」李長治歉意地說著,眼尾視線撇了撇田玉意,生怕讓她跟營長有了間隙。

田玉意聳了聳肩,說,「沒事,我理解。」

帶着她穿過門前的大片空地,來到家屬院的樓下,李長治介紹道,「嫂子,這裡就是家屬院,東邊是我們師兄弟訓練和工作的場地,未經允許,一般情況是不能到那邊去的。西邊就是菜地,每家每戶都有分配的場地,有需要的可以去耕種。」

田玉意看着面前的樓房,清一色的水泥灰牆壁,一共有三排十幾棟,每棟三層,是個大院子。而東邊的訓練場則是用高高的鐵絲網圍起來,禁止意味明顯。

這時,院子里有不少在院子大樹下散步的,也有孩子跑來跑去,好生熱鬧。注意到有陌生的女子進來了,也紛紛停下來觀望。天色有些暗下來了,田玉意也分不清誰跟誰,也就不作交談。

「嫂子,天色不早了,周師兄今天有任務,應該很快就會回來。這個是鑰匙,最東邊的五棟三樓01就是周師兄家。」

「好,謝謝,你也辛苦了,有空來家裡吃飯。」

「好嘞,我先走了,有事可以找嫂子們幫忙,也可以去門哨那兒找我。」

噓寒問暖禮貌性地扯皮好一陣,田玉意拉着蛇皮袋上了樓。

踏上樓梯間,田玉意就聞到了飯菜的香味,飯點了啊,摸摸肚子,這身體兩個包子顯然是不夠消化的。打開門,田玉意打量起這個小平樓的布局。

兩房一廳一衛廚一陽台,小兩口住還真是不錯的。挺愜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