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肥妻不負韶華》[重生七零,肥妻不負韶華] - 第4章 一封舊情書

兩看兩厭,兩人表情愁得不行,都為自己的未來同居生活充滿了擔憂。

「今天來不及做飯了,在堂里打了飯菜。」周政走到桌子旁,把三層的不鏽鋼飯兜擺好,一層一層打開,有饅頭,米粥和鹹菜,外加一碟子雞蛋炒黃瓜,也算款式多樣了。

「哦~」

內心雖然對他剛剛嫌棄的表情不滿,但民以食為天,田玉意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的!田玉意趕緊一把抓起腳下的包袱,抱回卧室放好,又從櫥櫃里洗了兩對碗筷出來。

兩人蹲在桌子邊吃飯,誰也不搭理誰,彷彿誰先說話就輸了。

一頓飯吃得田玉意消化不良,尤其是她餓狠了吸溜一下米粥的時候,彷彿犯了彌天大禍的罪犯,周政銳利的眼神飄的一下划過她臉。

她局促極了,像個沙地里的鴕鳥,差點沒想把腳趾頭也戳進地板里才好。

「哼,吃得斯文又怎麼樣啊?我要不是真的餓了,也能大家閨秀一翻。不對!對食物的狂熱是對大自然恩賜的最大敬意。」田玉意低頭嘀嘀咕咕的,用她自以為沒人能聽到聲量說著。

周政:……

殊不知,一字不落地落在了對方的耳朵里,作為練武之人聽力這方面是從小有特殊訓練過的。

暴風捲入最後一口米粥,「我吃好了,你隨意!」

田玉意本想故意啪的一聲暴力放下碗筷,以示抗議她剛剛食不下咽,但迫於形勢,還是乖乖地輕手輕腳放下。哎,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頭啊。一個字,她忍!

就在她一隻腳踏進房門的時候,背後飄來一句男聲,「吃飯可以隨意點,我沒約束你的意思。」

激得田玉意一個踉蹌,左腳絆右腳,趕緊轉身關門!他聽到了,這簡直大型社死現場啊,背靠在門後,「啊啊啊!」內心狂吼,田玉意忍不住伸手捂了一把臉,儘管沒什麼用,該丟的臉已經丟盡了。

她不知道的是,門後的男人看着她這般孩子氣動作,輕笑出聲,搖了搖頭。

其實,除去不愛乾淨,性子也還行,相敬如賓也不是不可能。如果田玉意能聽到他的內心獨白,她一定衝出去揪着他的衣領,大聲吼,「不!這是原身掉水裡了,我很愛乾淨的!」

周政拿着吃完的餐具去廚房清洗,兩三分鐘就洗好出來瀝水,邁着大長腿經過田玉意剛剛坐着的地方時,看到了桌子底下有一封折成四方塊的裸皮信紙。

周政抖了抖信紙,打開讀上面的字。眉毛微皺起來,嘴角也稍稍往下。

「今夜月明人盡望,不知秋思落誰家。」一封署名為蔣宴的情書!

周政漆黑的眼眸向下垂了垂,掩去眼裡的光,手指翻飛,折好信紙放在桌上,定定地望了一眼卧室門,「嘖~棒打鴛鴦了啊。」

然而,此時一無所知的當事人還蹲在地上挑選洗漱後要穿的衣服,固執想要在這裏面找出一件純色的款。十幾件的衣服里,她就不信沒有一件能看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