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肥妻不負韶華》[重生七零,肥妻不負韶華] - 第6章 結婚的真相

看着眾人紛紛指責田玉意,虎子娘有些得意地哼哼,臉都要笑歪了。

田玉意倒也不着急,開口問,「各位嫂子可知道這地是誰的?」

「是周政的!」王嫂子趕緊附和,生怕應遲了田玉意理虧。

田玉意看了過去點點頭,表示感激。

「既然這是我家的地,那這位大嬸用我家的地可有申請?或者告知周政本人?」田玉意指了指虎子娘,看着其他幾位嫂子又問。

「自是沒有,平日男人哪管這個啊,但這地空着也是空着,我們用了也就是了。一個大院的,哪能什麼都計較呢。大家說是吧?」一個穿着小黃花襯衫,扎着兩個麻花辮,身形矮小的女子答到。

「對啊,對啊,沒人用,荒廢不也是浪費嘛。」

「既然不是無主之地,本來是要跟我家周政商量了才能要來耕種的,我們一家也不是個小氣的。這位大嬸私自耕種的事,現在也不計較了。」

話鋒一轉,「可是,現在我來了,本就要歸還的,這位嫂子用了我家的地不說,口口聲聲說是她的,非但不提歸還的事,反倒賴我踩了她的菜?」

「哼,你踩了還不承認,你看看你剛半個身子都探進去了,要不是我今天發現了,估計你還不承認呢?」虎子娘根本不接話,自顧自的又叉起了她的腰,臉上毫無用了別人地的感恩或愧疚之色。

「大家看我的鞋子,可有半點泥土嗎?」

「這……」前面的幾個嫂子都紛紛往田玉意腳上看,鞋面乾乾淨淨的,結果當然是沒有,她還站田埂上呢,怎麼會粘上田壟里鬆軟的黑泥土。

幾個嫂子有些面面相覷,一時間捉不準該說什麼,難不成真冤枉這新嫂子了?

「我不管,種子我是撒下去了,你想要回這地,要麼等我這一茬長大摘了,要麼你賠我。我警告你,別想着用周政家的身份來壓我!」

故技重施?田玉意嗤笑一聲,這「周師兄」幹什麼得罪這婆娘了,屢次三番用他做文章。

「要錢沒有,要地不給!」田玉意懶得跟她廢話,秀才遇着兵,有理說不清。對付無賴,只要比她更撒潑就行了,「今天內,你愛咋辦就咋辦,明天我就要拿回這塊地。」

「各位嫂子幫忙見證一下,我沒踩她的菜,反而寬容她的無理取鬧。明天要是她再來阻攔我要回自己的地,我一介小女子做不了什麼,那隻能去求助院里的管理員該怎麼辦了。」

聞言,大家都摸了摸鼻子,事情來龍去脈大概清楚了。這虎子娘有地不還,還借題發揮拖延時間,不就是想貪下這塊地嘛。更清楚的是,這新嫂子可不是個忍氣吞聲的。

聽到田玉意對着她放狠話威脅,這「大圓規」一下子就被激起了怒火。

「死肥婆!你橫什麼橫!真以為可以依仗周政在這院里胡作非為,他會給你撐腰?呵呵,別做夢了,這大院里誰不知道,要不是你那當兵的死鬼爺爺救了他爹一命,以命抵命,憑你這一身的肥肉,周政是你這輩子能攀上的人?!做夢!」

破罐子破摔似的,這「大圓規」滔滔不絕起來,「周政娶你,不過是當年你爺爺挾恩圖報。也不怕跟你說,再過兩個月,他的心上人就要回來了。高小姐,你不知道吧?正正經經跟周政一個大院長大的高幹子弟,跟咱這個半道出家的員工院子可不同。她長得又好看又有本事,現在在外面學醫,你在她面前就是一個醜小鴨。我要是你,怎麼有臉強嫁過來!」

噼里啪啦的又是一堆信息轟炸,田玉意不是本尊,倒也沒有什麼情緒波動,甚至有些感激這白得的消息。

原來,她跟周政是這麼個關係。

不過,既然繼承了原身的身份,總不能任由別人給她的家人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