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的帶球擠奶工》[總裁的帶球擠奶工] - 第3章 她逃,他追,她插翅難飛

第二天,程逸趕到公司,公司便已經炸開了鍋。主管急忙的召開了緊急會議,說昨天的酒會由於酒店安保人員疏漏導致總裁房間機密文件被小偷竊取,該文件事關我們的新產品研發。因此,我們參加酒會的人員都需要配合公司的檢查,並且我們要摒棄舊的方案,研究新方案,最近幾天都要加班加點趕工。

程逸剛剛還在為陸璃回鄉下開心,但聽到加班加點這個消息,便如雷擊一般萎了。

同事小陳說道,主管,昨天我家裡有事沒有去參加酒會,是璃姐替我去的,今天她已經辭職了,還需要參與調查嗎?

「先把她叫來。」

程逸聽到這兒,​散會後立馬給陸璃打電話。

「今天公司出事了,公司要調查參與酒會人員,你好像也在其中,你到時候被提問的時候注意點。還有你和厲總睡了的事別聲張,你就打碎牙往肚子里咽。」

「我的天吶!我這不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嗎!我也是真倒霉,就替別人參加一次酒會,怎麼這麼多麻煩,我可以不去嗎?」

「好像不行,主管已經要小陳給你打電話了。」

「那我趕緊回鄉下還來得及嗎?」

「你自求多福。」

「那我試試。」陸璃話還沒說完,程逸便沒了聲,原來是小陳打電話來佔線了。

「璃姐,昨天謝謝你代替我參加酒會,但好像酒會上出了一點問題,需要你來公司一趟,你方便嗎?」

陸璃不好拒絕,只能硬着頭皮回到公司。

「都說好了,昨天是最後一次告別,今天怎麼又來了,真是說話不算話,實在是太可惡了。」

陸璃邊走邊抱怨。

陸璃在大廳等着工作人員來調查,就在工作人員詢問陸璃時間線時,陸璃慌了,她總不可能說自己昨天晚上在酒店跟總裁睡在一起,總裁可以證明她清白吧,那還不如把她殺了。

她只能含糊的說道,自己昨天喝多了酒,後面的事情就不知道了,半夜醒來就叫程逸接回家了,你們可以找程逸作證。

工作人員貌似對陸璃這個喝醉酒的原因,表示懷疑,繼續追問,彷彿什麼都知道似的。

就在這時,工作人員接到了一通電話,貌似是酒店管理員打來的。原來酒店管理員通過修復監控系統發現了小偷,小偷帶着黑色口罩,黑色帽子,拿着文件袋,從總統房074走出,但他們還提出了一個疑惑,就在小偷走出不久前,074又進入了一個可疑人員,直到半夜才離開,請工作人員去酒店核實。

聽到小偷已經被發現,陸璃長舒一口氣,但聽到還有一個可疑人員,她身體不由得震了一下,

慌慌張張做完調查,陸璃便急忙趕回家,陸璃根本沒時間猶豫,立馬收拾好東西,坐上公交趕回了鄉下,彷彿自己從未出現過,並且鄉下的地址只告訴了程逸。

而此時的總裁辦公室里,高冷英氣的厲澤川,看着酒店發來的監控視頻里的陸璃,慌慌張張的,比小偷更像小偷,偷偷摸摸離開酒店。

男人此時嘴角勾起了一絲和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