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的帶球擠奶工》[總裁的帶球擠奶工] - 第6章 厲澤川被誤認成賊

厲澤川不緊不慢的走上樓,樓道間的窗戶可以看見不遠處的草場,綠油油的牧草連成一片片,一團團,但偶爾也會看見季節性枯黃牧草和星羅棋布的奶牛。

厲澤川看着這美輪美奐的草場,不由自主的在孤傲的臉上掛起一絲笑容,千年的冰山也總會有融化的一天,百年的鐵樹也總會開花結果。

走到自己的房間,房間里的物品都按兩年前的模樣一一擺好,從中可以看出厲奶奶對厲澤川的思念。床上,桌子上,地板上都沒有一絲灰塵,但令厲澤川不解的是,房間里怎麼有一套工作服?還有人在洗澡時發出的哼哼聲。

「愛情三十六計,就像一場遊戲,我要自己掌控遙控器……」

「傷不起,真的傷不起……」

「我要送你日不落的想念,寄出愛的明信片……」

此時浴室里的陸璃雖然已經快洗完了,但還在引吭高歌,完全不知外面來人了。

厲澤川慢慢走向浴室,剛伸手打算去打開浴室門,就聽見裏面的流水聲戛然而止,然後浴室門從裏面推開。

衣服都沒穿好的陸璃就站在了厲澤川面前,陸璃濕漉漉的頭髮還滴着晶瑩的水珠,沐浴露的香味縈繞在陸璃的身邊,嫩嫩的乳白的肌膚在陽光照耀下光滑透亮。

陸璃第一時間還沒有反應過來,只是獃獃站着,都忘記自己沒穿衣服,一心想着厲奶奶家進賊了,於是大聲的喊着,「厲奶奶,你家進賊了!現在就在你孫子的這間房裡,快來抓賊!嗚~嗚」

陸璃話還沒說完,就被厲澤川捂住了嘴,拉了過去,緊靠着厲澤川的身體。

「你可不可以不要大喊大叫,請你先弄清楚情況,你見過哪個小偷穿正裝來偷竊的嗎?」

厲澤川聲音十分沙啞低沉,看來一晚的加班確實不假,身體疲憊還碰上這檔子事,厲澤川明顯不悅,緊緊的挾住陸璃想把她扔出去。

但當陸璃緊貼着厲澤川時,厲澤川看清楚了陸璃的樣貌,此刻的他變得很清醒,昨晚的疲倦早已拋到九霄雲外。

陸璃仔細想了想,再看了看控制住自己的厲澤川,一身墨黑色西裝穿着,手錶,皮鞋一樣不差,好像確實不像賊。

「也是,小偷也不會這麼正經,那你是誰,怎麼會來厲奶奶家。」

可隨着厲澤川發熱身體的溫度傳到陸璃身上,並且陸璃未擦乾的身體浸**厲澤川的西裝,陸璃這才突然意識到自己還沒穿衣服!滿臉通紅的叫出了聲。

「喂!可不可以不要抱這麼緊?勒得我喘不過氣了,是想殺人滅口嗎?」

「還有,我衣服都沒穿,你這是幹什麼?見色起意嗎?要耍流氓嗎?你別以為你不是賊就可以隨便進別人的房間,還對別人動手動腳。」

厲澤川趕緊鬆了手,但在與陸璃的身體觸碰後,身體不由自主的起了反應,上一次還是五年前的夜晚,厲澤川尷尬的咳嗽着,聲音也從低沉沙啞變得溫柔。

「對不起!事出突然,只想捂住你的嘴,沒想其他的。」

陸璃看着厲澤川尷尬的樣子,眼神停滯在了厲川的臉上,這完美的臉龐,真是女媧畢業時的炫技作品啊,陸璃不由自主的咽了一下口水,並揮了揮手。

天,這種大帥哥,這可是老天給的福氣啊,看就看了吧,反正都是孩子媽了。

「算了,我大人有大量,你也不知道房間里有人」

「不過你確定你只是想單純捂住我的嘴嗎?」

陸璃視線往下挪了挪,伸出手指指了指厲澤川下面。

厲澤川故作鎮定說道,「你趕緊換衣服吧,不然等下樓下的人上來了,就不只有我一個人看了。」

陸璃點了點頭,然後迅速的把柜子里的衣服拿出來再套上,衣服貌似大了一碼,穿起來有點寬鬆,不過也能勉強遮住身體。

厲澤川聽見陸璃打開了自己的衣櫃,十分吃驚,但是又沒有阻止,只能默默的等着陸璃換完衣服。

「好啦,我結束啦!沒什麼事,我就先下去了,我還有工作,再見!」

陸璃找到理由趕忙拿着自己的工作服衝下樓。

等厲澤川反應過來,陸璃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看着打開的衣櫃,濕漉漉的浴室和糟亂的床。

厲澤川眉間一蹙,但細細回憶起陸璃身上的香味以及身體的觸感,甚至說話的腔調,都與五年前那個夜晚的人一模一樣,但沒有錄像裏面那麼的圓潤,現在的陸璃更加的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