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先生寵妻百分百喬然左辰夜》[左先生寵妻百分百喬然左辰夜] - 第18章

聖瑪利亞醫院。

最近幾天,因為術前有很多準備工作和檢查要做。

喬然一直來回兩頭跑,身心頗為疲憊。

終於熬到明天顧輕彥就要動手術。

下午醫院往來的人很多,顧輕彥卻不在病房裡。

喬然四處問了一圈,才聽一名小護士說顧輕彥自己推着輪椅去了後花園。

也是,輕彥一向不喜歡人多太熱鬧的地方。

想必是去後花園放鬆一下。

她循着石子小徑來到醫院的後花園,迴廊之後,遠遠瞧見了顧輕彥的背影。

夕陽西下,落日餘暉灑在他肩頭,他一手撐着額頭,似在沉思,四周凌霄花齊放,鸚語環繞。

彷彿畫卷般,歲月靜好。

她鬆了口氣,她等這一刻太久,生怕出意外。

最近顧輕彥情緒益發不穩定,越來越敏感,經常沉默寡言,她只能花更多的時間陪他。

也許是臨近手術,他難免有些緊張。

她輕輕走過去。

生怕打破這一幅靜謐的景象。

顧輕彥聽到身後動靜,推動輪椅轉過身來。

當他緩緩轉身的那一刻。

喬然愣住。

今天的他,穿着冷灰色的西裝,白色襯衣,溫柔的色調,清潤的俊顏,目光清澈如天光雲影。

即使驚鴻一瞥,也嘆世間竟有如此清雅之人。

那一刻,喬然彷彿回到過去,又見到了初相識的顧輕彥。

人生若如初相見,該有多美好。

「我等你有一會兒了。

」顧輕彥輕柔地說。

喬然驟然回神,他今天怎麼了,穿得如此正式。

「輕彥,我推你回去。

別吹風着了涼。

「你過來。

」顧輕彥溫柔地微笑,「我有話跟你說。

喬然緩緩走上前,半蹲下來,與輪椅上的他平視。

「這段時間,我知道自己性情變了,對不起。

讓你受苦了。

」他沐浴在夕陽中,徐徐道,「對不起,是我太脆弱,接受不了現實。

這幾天我想明白了,不論我能否站起來,我都會堅強地去面對今後。

喬然默默聽着,無盡的委屈自心底不斷翻湧上來。

兩年了,他終於想

猜你喜歡